豆奶安卓抖音

眼见着少女跳了下去,我却并没有动作,只是叹了口气,走了过去。

走到边缘处,我底下头,看向下方,只见在下方大楼前的地面上,一名少女仰面躺在地上,四肢以诡异的角度扭曲着,身上蓝色的衬衫和白色的齐膝裙已经被鲜血浸透,身躯在血泊中微微颤动着。

我闭上了眼睛,不再看这一幕,几秒之后,再次睁开,再向下看的时候,只见下方的地面一片空白,身体抽搐的少女和满地的鲜血都已经消失不见。

与此同时,一道声音从我背后幽幽响起:“你是谁?”

我回过头,看着站在我身后,浑身没有半点血迹,仿佛不曾跳下去过的少女,露出一丝苦笑:“我们来的可真巧,一来就碰到你的死亡时刻了。”

眼前的少女,表情淡漠,身躯有些透明,显然是一只鬼魂。

而她的脸庞,赫然和我们下午在跑马山墓园里,卓昭月的墓碑上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没错,站在我面前的,正是卓昭月的魂魄。

人死后,三魂脱离躯壳,至转世投胎前之历程称之为「中阴身」。所谓「前阴已谢,后阴未至,中阴现前。」前阴已谢指此期寿命已尽,后阴未至意谓尚未投胎。就一般而言,人死后皆有中阴身。然大善大恶者则无。一人生前积极行善,认真修行,对三宝及净土深具信心,断气后毋需历经中阴阶段,刹那间往生极乐。升天及下地狱者亦等同此速。

但是自杀的鬼魂是无法投胎的,他们的魂魄,会永远停留在中阴身的状态,每隔七天就重复一次死前的场景。

在没有外力的帮助下,自杀的鬼魂想要解脱超生,就只有寻找替死鬼,让别人的魂魄来代替自己,然后自己就可以去投胎。

然而这种方式毕竟是害人性命的恶事,有损功德,通过找替死鬼而得以投胎的鬼魂,就算下了地府入了轮回,来世也得偿还今生的孽报,又不知道会牵扯到多少因果,甚至可能入不了人道,沦落进畜生道之中。

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

佛家讲究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其实很多时候,就是针对想要自杀的人,若是能让心存死志之人回心转意,那就是真正的大功德。

不过不管自杀之人如何选择,被拉来当替死鬼的人,却也只能代替前者,永远不得超生,沉沦在阴阳两界边缘,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死亡。

卓昭月和波英碰到的,显然就是一个从这楼上跳下去自杀的女孩的魂魄,她原本是想要拉波英来做替死鬼,却被卓昭月代替。

刚刚我们碰到的,就是卓昭月每隔七日重复一次的死亡场景,所以我才说巧,这七天一回的事情刚好被我们碰到,确实是很巧。

卓昭月看着我,双眼依旧淡漠:“你知道我不是活人,你不怕我?”

我微微一笑,道:“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害人。”

“你为什么这么认为。”卓昭月面无表情的看着我。

我耸了耸肩:“如果你想害人的话,你怎么还不过来?我站在这里,你只要一推,我就会掉下去了。”

卓昭月沉默了起来,片刻后才开口道:“我不过来,是因为你身上有东西,我没法过来。”

我知道她指的是我身上带着的几件雷击木的法器,虽然在我手上对付像鬼灵那样等级的凶煞造不成多大伤害,但是眼前的卓昭月只是一个普通的替死鬼而已,如果被我身上圆觉大师开过光的法器伤害到,甚至可能魂飞魄散。

我看着卓昭月,低声道:“我是波英的朋友。”

卓昭月淡漠的双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:“小英——你说的是真的?”

我又点了点头:“如果不是波英的朋友,怎么会知道你的事情,你是卓昭月吧?”

卓昭月又沉默了一下,开口问道:“小英她——现在怎么样,她还好么?”

我能听到她语气中带着的一丝关切,心知她还未曾泯灭人性,微微一笑道:“你放心,她现在很好,很健康,已经在工作了,今天下午她才去你的墓看过你。”我顿了一下,补充了一句:“她不知道你在这里。”

卓昭月垂下了面孔:“是么,那就好。”

我又道:“她现在还在找害死你的凶手。”

卓昭月抬起头,脸上第一次有了表情,似乎是悲凉,似乎是嘲讽,又似乎有些喜悦。

“她找不到的。”

我点头道:“我也知道她找不到,拉你替死的那个女孩,现在应该已经在阴间了,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投胎。”

卓昭月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,像是哭,又像是在笑,又仿佛蕴含着一丝怒气:“是啊,她已经到阴间了,但是我还在这里。”

我心里微微有些警觉,虽然看卓昭月的样子,她还是有理智的,但是毕竟是无缘无故而枉死,还要替人受这无穷无尽的折磨,哪怕是再大的善人,也不可能毫无怨气。

问题就在于这怨气有多大,如果怨气很大的话,她就会化为凶鬼害人,那我就不得不除掉她了。

我见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的趋势,连忙开口想用波英来安抚她:“波英和我们说了很多你的事情。”

“是么?”提到波英,果然卓昭月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很多:“可是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的,小英是绝不会告诉你们我是被鬼替死的吧?”

说到这里,卓昭月露出一丝有些警惕的表情,我知道她在怀疑我们,于是开口道:“是啊,波英并没有告诉我们有鬼,她一直以为是有人杀了你,还差点被当做精神病。但是我们……额,我们相信有鬼,所以能猜到你在这里。”

“哦?”卓昭月道:“你们不相信有鬼,却能和小英成为朋友么?”

我耸了耸肩:“实际上我们和她认识才一天。”

说着我就把今天的事情和卓昭月说了一遍。

卓昭月听完之后,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:“小英还是这样。”

我附和道:“是啊,她从前就是不信鬼神的吧。”

卓昭月摇了摇头:“我不是说这个。”

她直视着我的双眼:“从以前开始,小英就经常会牵扯到这些事情。”

“这些事情?”我愣了一下:“你是指——”

“鬼。”卓昭月很干脆的说出了口:“从以前开始,小英就经常会撞鬼,我和她在一起的两年里,就碰上了好几次。”

我闻言心里微微一惊:“什么意思?”

卓昭月淡淡道:“就是这个意思,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,但是似乎小英去的地方,总会闹鬼,好像她走到哪里,哪里就有鬼一样。只是她自己从来都没有发觉,还以为碰到的都是人,但是我能看出来,她经常碰到不是人的东西。不过我一直很小心,不让她和那些东西接触,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逃过去。”

原本卓昭月口中说出来的这些,应该是很无稽的事情,虽然人的八字有轻有重,八字重的人阳气也重命也硬,一般很难撞鬼,而八字清的人就相反,但是这些都是相对的。

就像我所说,在现代社会,无论妖魔鬼怪,都是小概率事件,绝大多数人的一生中都难以碰到一次,八字再轻的人也没有走到哪里都撞鬼的说法。

但是对我来说,这却并不是不可信的。

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,因为我爸爸代替我承受了马家三代失一人的诅咒而失踪,我现在变成了无命之人,很容易招惹妖魔鬼怪。

而且其实今天一天和波英相处下来,我心里确实也是有一点这种猜想的。

波英似乎是真的很容易撞鬼。

今天一天下来,我们毫无主动意识的情况下就去了四个灵异地,除了我们没有亲眼看到的波英所说的中医院太平间后面的闹鬼事件,其他的都是确实有鬼存在的,不管怎么说,这也太巧了。

两年前波英和卓昭月在这里撞到自杀的少女鬼魂,也是有问题。毕竟这虽然是鬼楼,但是在她们两个人之前,有过无数学生造访过这里,光是这个天台,估计来过的学生就有数百,可是之前的学生来这里都没有问题,唯独波英一来,这找替身的少女鬼魂就现形了。

真的是好像波英走到哪里,哪里就有鬼一样。

然而如果真的是这样,有些事情就很奇妙了。

如果波英真的是因为某种原因容易撞鬼,那她按理说应该根本活不到今天才对。

因为她碰到的鬼不是每一个都没有恶意的。

两年前的事情不说,像是今天在龙泉路的那个女人,还有墓地的那些鬼魂。

波英一个没有任何特殊力量的普通女孩,却经常和这样的恶鬼凶煞打交道,怎么看也应该早就被鬼害了。

然而好像是冥冥中有什么力量在保护她一样,两年前有卓昭月保护她,甚至代替她而死,两年后的今天,就在她要被龙泉路的鬼魂所害死的时候,恰好又碰上了我们。她去跑马山,也刚好有我们随行,因此安然下山。

虽然世界上有很多巧合,但是这也太巧了。

这时候,一道没没有起伏的声音从卓昭月的后面响了起来:“那个女孩——”

我和卓昭月同时回过头,只见说话的人是楚思离。

他看着我们两个,淡淡道:“那个女孩,她身上没有阳气。”

“没有阳气?”我愣了一下:“什么意思,是说她阳气很弱么?”

楚思离摇了摇头,又重复了一遍:“没有阳气,不是很弱,是一丝也没有。”

我顿时无语: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楚思离还是老样子的回答:“你没问。”

我说不出话来,心里却是波涛汹涌。

人活在世上,不论如何,必然会带有阴阳二气,也许男人阳气旺盛一些,阴气少一些,女人阴气盛一些,阳气少一些。

无论是阴盛阳衰,还是阳盛阴衰,只要是活人,身上必然会带有阳气,那是人存活的根本。

一个没有阳气的人,还是活人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