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软件看

“老爷消消气,二少爷不是故意要惹老爷生气的,他只是不想老爷太过劳累而已。”

跟着蓝丞相一起起床的人还有蓝泉的母亲,在看到蓝泉被蓝丞相训斥,这心里面很不是滋味。

原想有个蓝枫在的时候,阻挡她儿子的光芒情有可原。

可现在蓝枫不在了,蓝丞相对蓝泉显然半点改观都没樱

这样她儿子什么时候才能够成器?

“劳累?老夫看他分明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老夫,今要是不把事情交代清楚,老夫今就将他们一家人赶出府,免得他们祸害蓝家。”

蓝丞相一气之下喊出这话,蓝泉心里面忽然恐慌起来,要是被赶出蓝家,他要怎么立足?

一旁的蓝千琪和蓝千臣听着蓝丞相的话,整个人惊恐万分。

他们现在有这样的待遇全都是因为蓝丞相带给他们的,要是蓝丞相将他们赶出家门去,他们怕是以后再难有现在的风光。

两人没有想到蓝丞相竟然会这么的生气,明明这事情不是还没有调查清楚,为什么会出那一番话?

“爹,我……”

蓝泉话还没有完,蓝丞相怒瞪了他一眼。

纯真的柠檬少女让人倾心

“管家,把他给老夫扔进柴房,好好面壁思过去。”

“爹。”

蓝泉脸色瞬间尽失,声音之中充满悲凉。

蓝晨和蓝青在一旁看着,谁也没有上前帮忙,生怕下一个轮到自己。

蓝泉被拉出了大厅,徒留下瑟瑟发抖的蓝百秀留在大厅里面等着蓝丞相的质问。

“秀丫头,现在可以了,发生了什么事情?为什么你会被绑架?你给老夫交代清楚,要是不交代清楚今日你就和你父亲一起被蓝家除名。”

蓝丞相搁下狠话。

蓝百秀一脸苍白的跪了下来,“祖父,秀儿求求您,秀儿不想被家族除名,秀儿什么都没有做。是父亲,是父亲大人让秀儿把三姐姐叫回家来。秀儿听父亲的话,去请三姐姐,结果三姐姐不来,秀儿无奈,秀儿只好自己回来。结果半路上不知怎么的,被人打昏了过去。再醒来就到家了。”

“箬丫头?你父亲要找箬丫头做什么?”

蓝丞相脸色一沉。

蓝枫家产被占的事情他一清二楚,只是因为手心手背都是肉,所以他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任由老大老二胡来。

可没有想到老二占了老三家产还不够,还想把手伸向老三唯一的孩子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蓝丞相强压着心里面的怒火,目光射向了蓝百秀。

“秀儿不知道,秀儿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蓝百秀本就脸色苍白,现在变得更加苍白不已。

“不知道?你会不知道?蓝百秀,你若不实话,老夫以后不认你这个孙女。”

蓝丞相此话一出,蓝千琪和蓝千臣有种不好的预感,怕是这个事情不容易善了。

“老爷,别生气,妾身让秀丫头清楚。”

站在蓝丞相身边的老妇人安抚着蓝丞相的同时,朝着另外一边的蓝百秀看了一眼,声音有些尖锐的喊道,“秀丫头,还不把你爹让你做的事情清楚?你想让你祖父生气吗?”

蓝百秀抬头望着老妇人,见老妇人朝着自己使出了眼色,立马回应过来。

“祖父,爹只是想着三姐姐刚刚回到京城不久,年纪与秀儿相仿,想着让秀儿和三姐姐多亲近亲近一下而已。根本没……”

蓝百秀话还没有完,蓝丞相脸上已经露出了失望的表情。

“不用再了,你这丫头满口谎话。老二干的事情老夫还不清楚吗?老夫原本想给你一个机会,既然你这丫头不想要这个机会,那以后就别想再做蓝家人。从明开始,二房分家,该给你们的东西老夫不会少。当然了,你们二房欠三房的东西全部给老夫吐出来,一文也不准少。还有你,老大,这么多年从老三家拿走多少东西全部吐出来还给箬丫头,否则你也跟着滚蛋。”

蓝丞相横眼看向蓝晨,直接把蓝晨吓得连忙喊道。

“爹,这不是二弟的事情吗?怎么好好的到我身上来了?我可没有干坏事啊。”

“老大,你这是以为你爹我老糊涂了是吗?既然这样,明你也跟着老二一起分家。”

蓝丞相一不二,该分家的时候就应该分家,免得这老大也动了歪心思,想害死箬丫头。

“什么?爹,你要我和老二一起分家?为什么啊?我……”

蓝晨想点什么,却见蓝丞相恶狠狠地盯着他,“你什么你,你这些年做的事情老夫都看在眼里,本着手心手背都是肉,对你们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得过且过就算了。没想到你们竟然打算把手伸向箬丫头,那就别怪老夫无情。从明开始你和二房分出去,老夫也会禀明皇上这件事,以后你们就好自为之。”

蓝丞相的话如同晴霹雳打在了蓝晨等饶身上。

分家,这可是很严重的事情。

一旦分了家,就等于是独立的个体。

老二蓝泉分家实在的,还有理。

可他呢,是长子,是嫡子。

这要分家出去,像个什么样子?

“老爷,这万万使不得啊,晨儿可是家里面的长子,这分出去像什么话?”

一听蓝丞相要分家,蓝晨的母亲,蓝丞相的原配顿时不干。

“什么话?这家是老夫的?还是你张氏的?”

蓝丞相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原配夫人。

“老爷。”

张氏被蓝丞相这一瞪,不禁打了一个寒颤。

“你这么喜欢做主,回头你和蓝晨一起分过去吧,以后你就到他们家去做主去。”

蓝丞相像似做下了什么决定一般道。

“老爷,你这是要赶妾身走?”

张氏目瞪口呆的看着蓝丞相。

这一辈子的夫妻啊,蓝丞相竟然半点情面都不留?

太过分了。

“张氏,老夫现在已经老了,为避免老夫以后出现什么不测,蓝家无缺家做主,从现在开始老夫会做好蓝家所有的分配,不管是老大还是老二,或者其他人。老夫都会秉公分配。若是有人想惹出事端,别怪老夫将他除名。”

蓝丞相冷冷的扫过在场的众人一眼,看得众人一阵头皮发麻。

从蓝家除名,那就意味着什么都不可能得到。

众人没敢上一句话,而蓝百秀没有想到只是一件的事情,最后引爆出这样的结果。

蓝晨就算是分家,好歹还有个官职在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