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视频影视app

村民们传闻,他们在山里面碰上了脏东西,死了很多人,才不得不撤离的。

而跟着他们一起发现玄女庙的那几个人,除了早就逃回来的张辣子,其他人也都收了钱封了口,对山里的事情讳莫如深,怎么问也不说。

张辣子天天担惊受怕的就怕被灭口,自然更不敢到处宣扬,所以这山里有这么个玄女庙的事情,还是没几个人知道。而且既然都传说山上有脏东西,死了很多人了,就更没人敢上山去看看他们有什么发现了。

又过去半年多,那些人还是没回来过,张辣子也就放了心。

因为当初跟考古队在山里呆了一段时间,所以他对这地方的安道路比较熟,于是就几次想要找机会进山去找宝藏。

但是他自己一个人,一想到村民们传言的脏东西,就也不敢自己上山了,万一碰到了,岂不是死的很惨?

直到前段时间,我们来了龙山县。

那几天我们在龙山到处跑,去找那天女像的来历,也不是什么隐秘了。

张辣子本来就是个闲人,没事干一打听就知道了我们在找一尊天女像的来历,然后我们留了很多照片给那些陶坊,指望他们帮忙找线索,张辣子打听的时候,也就看到了我们留下的天女像的照片。

这一看不得了,他一年前曾经去过玄女庙,自然是看见过那玄女像的,马上就发现和我们找的陶像一模一样。

于是他就想着我们很可能也是去找宝藏的,今天看到我们往茅坪乡走,还在到处打听玄女庙,就认定了我们肯定也是来挖宝藏的。

所以他就偷偷跟了上来,吊在我们后面,想看看情况,能不能找机会分一杯羹什么的。

红色吊带裙麻花辫子清纯美女冷色调背景写真

张辣子说完了,眼巴巴的看着我们:“几位大爷,我都说完了,知道的说了,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不是来找宝藏的啊,你们就饶了我一命吧,我出生到现在可都是遵纪守法,什么坏事都没干过啊。”

我一时没有回答,而是沉吟着消化他所说的东西。

过了一会,我才抬头问其他人:“怎么样?你们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假的?”

老霍摇了摇头:“别问我,我当故事听的,搞得跟电影一样,怎么还扯上宝藏了呢?”

谭金嘿嘿笑道:“我看像是真的,要不是为了这么大笔宝藏,这小子怎么会这么不要命,快要被老五捅死了还不老实。要是真有宝藏那倒是咱们运气好了,几百万两金子银子啊,要是能倒腾出来,咱们还开什么店做什么棺材,几辈子都花不完。”

“切,你也得有那福气,我看你这穷酸相是受不起这横财的。”俞五揶揄道。

我们来这玄女庙,只是因为想要找那陶像和里面女鬼的来历,以及修建这庙的很可能是我马家的先祖,所以我们才不辞辛苦翻山跑到这鬼地方来。

谁知道现在居然还牵扯到了什么宝藏。

那些龙山湘军士兵们埋宝藏的时候,这玄女庙早就在了,只能说是个巧合吧。

不过听了张辣子的话,要说我对那宝藏一点都不心动,那是不可能的,我不是个特别贪财的人,但是太过巨大的财富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,太平天国的宝藏,数百万两金银,想想就让人头晕。

但是我也知道,俞五说的话没错,这么大一笔横财,不是谁都能消受的。

而且就算是那宝藏现在就在我脚底下,我也不一定能得到。

就张辣子说,当年那只外国人的考察队,在这里面不知道碰到了什么,死了不少人,才不得不离开。

他们的人员配置肯定是比我们精良许多的,连他们都死伤惨重不得不退,我们现在就这五个人,里面三个还是打着石膏的半残疾人士,手上就几把刀一把土枪,还是不要去找死打什么宝藏的主意了。

想通这一点之后,我就放松下来,把我的想法跟其他几个人说了。

谭金耸了耸肩:“我无所谓咯,反正我现在腿上还打着石膏,找到宝藏也搬不动。”

其他几人也是同样的态度。

地上的张辣子连忙道:“几位大爷,既然你们对宝藏没兴趣,那能不能放过我了?”

我白了他一眼:“想得美,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我们都还不知道呢,我们来这玄女庙也是找点东西,你就别想跑了,跟我们一起回去吧,我怕现在放你走了,你回头又打什么鬼主意。”

张辣子顿时哭丧着脸道:“那好吧,可是大爷,能不能先给我治治伤,你看我这腿,这血都快流干净了,再不治治,就怕到时候你们得拖着我下山了。”

我叹了口气,拍了拍谭金的肩膀:“金子,交给你了,你给他包扎一下吧。”

“靠!怎么又是我!”谭金不满的叫道:“刚刚埋尸体也让我干,怎么粗活都给我,你当我是二师兄么?”

老霍嘿嘿一笑,拍了拍谭金的胳膊:“我们这里刚好有五个人,你看小马哥白白净净的肯定是唐僧,小楚拿着根棍子自然就是大师兄了,老五现在是小马哥的伙计,玉面小白龙没得跑了。我嘛,勉为其难就当一下沙悟净,留给你的就只有二师兄了,快去吧二师兄,要是这家伙死了,可还得你埋尸体。”

说着老霍哈哈笑着转身走开,只留下谭金骂骂咧咧的走向了地上的张辣子,冷笑道:“来来来,我给你止血包扎一下,稍微粗暴一点,你可不要介意啊。”

我听见后面响起张辣子的惨叫声,不由得失笑,看了看天空,已经快要黑了。

冬天本来就是日短夜长,现在已经四点多了,差不多是要天黑的时候。

现在回去的话,我们就得抹黑从紫泽洞那边翻过去才能下到子龙村了,拖着张辣子这么个身上带血的伤员抹黑在山里走跟找死差不多,看来今天只有在这里过夜了。

既然要过夜,那马上就得做准备了,首先是吃的,我们什么也没带,只有俞五刚刚逮了一只兔子。

就算那兔子再肥,也不够我们这么多人吃的,我让老霍帮着俞五一起去找东西吃,而我和楚思离一起去林子里面捡柴。

此时林子里面已经很昏暗了,只能勉强看清,奇怪的是我似乎没看到这里有豺狗之类野兽的踪迹,只有一些小动物,似乎那些豺狗并没有在这里出没。

我还没有忘记那只从玄女像眼睛里面窜出来的黄鼠狼,出来捡柴的时候特意注意了一下,却也没看见周围有黄鼠狼的踪迹。

捡够了柴火,我和楚思离一起往回走,路上楚思离还一橛钉中了一只山鸡。

看到他从山鸡身上拔出金刚橛,然后摸着山鸡默念了些类似经文的东西,我有些好奇。

“话说老楚,你是个和尚吧?我早就想问了,怎么杀生吃肉都没事呢?话说你师父薛道长是个道士吧,怎么会把你养成了和尚?”

楚思离一时间沉默了起来,过了一会才开口道:“我也不知道,这些都是师父教我的,金刚明王也是师父给我的。”

“那你吃肉打山鸡都没事么?”虽然很好奇薛道长一个道士是怎么教他这些东西的,但我估计他这闷葫芦也说不出来什么,于是换了个话题开口问道。

楚思离摇了摇头:“没有,师父说,打猎吃肉可以,但是吃肉之前必须先超度它的灵魂,然后就可以。”

“那你这是在超度山鸡?”我愣了一下开口问道。

楚思离点了点头。

我哦了一声,感觉有些奇怪。

楚思离的许多做派,都不像是中原禅宗或者净土宗的做法,反倒是有明显的密宗风格。

比如金刚杵其实是密宗的法器,我记得密宗似乎也是有可以吃肉的习俗,并且超度猎物的灵魂,似乎也是藏地的习俗。

而圆觉大师之前赠送给他的四无量善念佛珠,也是来自密宗的佛宝,被圆觉大师摘下来的那两颗舍利,更是藏地密宗的创始人,莲花生大师的碎身舍利。

难道楚思离其实是个密宗的和尚?

不等我再问更多,忽然间,楚思离站起身来,警惕的看向了那边玄女庙的方向,握紧了金刚明王。

“怎么了?”我看他的样子,马上紧张起来,连忙开口问道。

楚思离没有说话,而是伸手点了点自己的胸前。

我一看,他所带的善念佛珠上,有几颗玉髓佛珠,正缓缓的发亮起来。